刘友凡会长在湖北省斧头湖流域 综合治理与保护工作大纲审查会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8-03-12  

2018115日)

    刚才几位专家讲的很好,大家对《斧头湖流域综合治理与保护工作大纲》提出了非常好的意见和建议,课题组要把专家的意见集中起来,运用到实际调研工作中去。

斧头湖调研工作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咸宁市县领导对斧流域综合治理与保护工作高度重视,动作很快,投入很多,变化很大,有些方面已经取得很好的经验。我们现在对斧头湖流域综合治理与保护调研大纲进行审查,这不是马后炮,而是保护治理的开始。要把斧头真正湖治理好,就要不断地深入调研,使我们的认识不断接近客观事物的本质,更加具体,更加贴切。恩格斯讲“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不能没有理论思维”。要把斧头湖治理好,就要通过调研将实践上升为理论,站在一个新的高度,用理论指导工作,把实际工作做得更好。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们对斧头湖流域综合治理与保护调研大纲审查,对规划进行完善,是非常及时的、必要的。下面我再讲几点意见。

第一,充分认识编制大纲的必要性。一是从政治角度讲。我们要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在湖泊保护与治理的工作中,坚持需求导向、问题导向、效果导向,了解湖泊实情、提出对策建议,完善保护举措、解决实际问题,把十九大精神落实到我们的工作之中。

二是从区位和历史来讲。斧头湖是我们省五大湖泊之一,是一个跨流域、跨区域的湖泊,连接武汉、咸宁两个行政区域。与斧头湖、西凉湖、鲁湖相联系的,有两个重要节点,一个是长江簰洲湾,这是历朝历代关注的地方,素有“万里长江第一湾”之称,急速转弯,凶险万分,故有“簰洲湾弯一弯,武汉水降三尺三”的民谚;另一个是金水闸,一九三五年春,蒋介石就修建了金水闸,融合了当时世界专家的智慧,美国人任总工程师,奥地利人任总监,英国公司设计闸门,荷兰人参与审查计划,蒋介石亲自题词。我们把一些相关的历史和现实问题搞清楚,并进行系统的调查研究,对湖泊建设是多么重要。

三是从现状来讲。斧头湖问题很多。(1)水系阻隔。近代以来,湖与湖、河与湖、江与湖相互阻隔,丧失和改变了原有的生态功能, 降低了对污染物的稀释吸纳能力, 间接地导致了水环境恶化,致使湖泊未能很好地发挥调节作用。(2)水面萎缩。湖中围垸、湖边造田、湖岸建房,使原有湖泊不断受到破坏与蚕食,水面面积逐渐萎缩。(3)水质污染。居民生活用水污染,工业废水超标排放,水生植物受到严重伤害,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水的自净能力几乎丧失。四是管理乏力。多头管理,九龙治水,最后是谁也管不了水,谁也治不了水,致使有湖无堤,有堤无防,历史欠账太多。归结起来是湖之弊,人之过,政之失。过去湖泊保护治理出现的问题,有着深刻的历史教训,不能简单地说是哪届政府的失误,我们要面向未来,尊重客观规律,搞好调查研究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四是从前景来看。我们把斧头湖流域的问题解决了,受益的不仅是武汉和咸宁,而且涉及长江流域。2003年,有位专家开始提出嘉(鱼)阳(新)运河构想,2012年有人提出了策划案,就是从长江嘉鱼县簰洲湾上游处开口,经西凉湖、斧头湖,沿武汉、咸宁交界处向东经蔡贤水库,过阳新县网湖,再经富池口入长江。策划案虽然有利于解决水患问题,但害大于利,水路阻止了,没有水就没有生命,为了安全就不要水,这叫顾此失彼,一厢情愿。

第二,不断完善大纲的基本要求。一要有针对性。这个大纲不能搞得太简单,还要根据刚才大家提的意见继续深化。我在省人大的时候,有的人大代表提议案,几经周转,最后还是请提案人自己来办。整个个过程好像是自编自导自演,尽管如此,效果还是不一样的,因为领导知晓了、认可了、重视了,政府各个方面都动起来了,政府的协调会一开,大家共同研究落实,力度就不一样。像洪湖这次《关于洪湖生态治理过程中有关渔民生计问题的调研报告》,相关政府部门都来落实报告中提出的问题,这样经过领导批示就是不一样了。就像稻谷,放在仓库就是一粒稻谷,播种在农田里就会发芽、生长、收获。“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调查研究搞好了,就能“秋收万颗籽”,不能说播种的稻谷收获的还是稻谷,那认识就是形而上学。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不能简单地说协会提出的建议,最终要我们自己落实。“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就是看你是怎样将一粒稻谷变成万颗籽,调查研究就是播种,要收到手才是粮满仓。我们要把调查研究的问题深入到地、市、县,让他们也都加入其中,以领导的批示来做文章,结果就不一样,就是将播种一粒稻谷,经过劳作管理到收获粮满仓,所以说这不是一粒粟的问题。因此,我们的调查研究要有针对性。

二要有系统性。对湖泊的认识不能仅停留在表面上,而要提升到全流域,从点到线,由线到面,由点线面到立体,形成完整的系统研究,这就需要我们在工作中,坚持调研工作的需求导向、问题导向、效果导向,把问题搞精准一些。

三要有渐进性。要围绕把斧头湖变成一个美丽的湖泊、美丽的生态家园做文章。大纲要有渐进性、开拓性,一年一个专题,一年一个综合调研报告,经过长期积累,逐步解决一些问题。每个湖都要有一个系统的调研工作大纲,不能走到哪算哪。我退体后喜欢画山水,我想我们调研就要像山水写生,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同样一个山水景观,至少要描写510次才能比较精准的把握,正像苏轼讲的那样:“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和湖北美院的老师在东湖画梅花,围绕一棵美人梅画了三天,每天都有不同的感受。我们对斧头湖的认识,你想一次调研就把它搞通搞透,那是不可能的。中央对每个湖泊的要求不一样,老百姓对每个湖泊的要求也不一样,所以,调查研究不能“毕其功于一役”,不能一次调查研究就把所有问题搞清楚。即使搞清楚了,还会有新的问题出现。洪湖调研就是这样,洪湖拆围后,问题解决得很好,效果也很好,出现了新面貌,人在湖中游,鸟在天上飞,沙鸥翔集,锦鳞游泳。拆围的问题解决了,新的民生问题又出现了,这就是渔民上岸后生计问题,渔民上岸后生计问题解决不好,渔民还会下湖捕鱼。所以,我们要不断深化对湖泊整体的认识。

第三,努力推动调研成果的运用。一是提供支持。我们不是省委、省政府的一个部门,而是一个社会团体,我们只是为省委、省政府提供决策依据,为各级党政部门领导提供参考,所以我们要从这一定出发,思考和处理问题。二是推动实践。我们对湖泊锲而不舍的一次又一次的调研,把问题搞清楚,推动实践。三是提档进位。这是更高层次、更高标准的综合治理,大家遇到困难,不要怨天尤人,不要说自导、自演、自我欣赏。我们省经过探索建立的湖长制,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现正在全国推广,这是个大事情。人一辈子做几件像样的事就了不得,我们应该为之感到得自豪。湖长制落实后,将会引来多少投资,环境发生多大变化,真是不可估量,提档进位这就是我们的价值。“闻听三国事,每欲到荆州”,闻听水利事,必须到湖北。我们做事不是为了搞形式,而是要把它当作一门学问一个事业来做。咸宁江湖连通、湖泊保护搞得很好,湖北联投集团从保护的角度做项目,先做环境保护,先做湖泊保护,也搞得很好。湖泊环境要好转需要政府投入、企业投入、社会投入。我最反对那种政府买单、百姓掏钱、商人得利的做法,有些商人不注重生态建设,只关心自身盈利,甚至填湖、占湖建房,破坏生态环境,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了更好地利用湖泊,就要努力保护湖泊。我们湖泊保护协会,既不能发文件,也不能发号施令,我们只作调查研究,为政府当参谋、做助手,如果把调研工作做好了,就能成为我省湖泊保护名副其实的智囊团,就能把水利人的名字写在碧水蓝天上。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