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友凡会长在湖泊保护座谈会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8-09-17  
 
  (根据本人讲话录音整理)
2018年9月5日
 
同志们:

省政府召开这次座谈会,专题交流研究湖泊保护问题,这说明省委省政府对湖泊保护生态修复工作的高度重视,立志打赢湖北湖泊生态修复这场攻坚战,对我们湖北来讲大有希望。刚才,七位同志的发言都讲得很好,时间短,质量很高,听了以后感到很受启发。我们湖泊保护协会也在这里向万勇同志报告下我们的工作。

1、我省湖泊保护工作取得了重大进展。湖北因湖而名,古云梦泽面积三万六千平方公里,演变为江汉群湖后,面积也有一万多平方公里。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湖泊面积锐减到两千多平方公里,很多有识之士都说“千湖之省”已名不副实。不仅如此,现在我们面临的状况是江湖关系被严重阻隔,由江湖连通到江湖阻隔,从系统上被肢解了。现在湖泊水质严重污染,湖泊生态环境严重恶化,同志们刚才说过去舀一碗水可以喝,现在下湖游泳都感觉到不安全,植物动物减少,白暨豚绝迹,江豚濒危,很多珍贵的资源都面临生存的危机。湖泊功能被严重肢解,这些问题愈演愈烈,引起了方方面面的高度关注。党中央连续的二位总书记从胡锦涛总书记到习近平总书记都明确指示:“让千湖之省碧水长流”。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大以后视察湖北首先看的武汉长江段,在十九大后又再次视察湖北,在湖北召开全流域省市领导同志长江大保护座谈会,对湖北寄予厚望。两任总书记高度重视这个问题,说明湖泊保护问题不是湖北自身问题,已经关系到长江全局。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我们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推进湖泊保护与生态修复工作,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一是颁布实施了《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这是全国第一部湖泊保护的地方性法规;二是在全国率先实行了湖长制,省、市、县、乡、村按照行政区域分级分区设立湖长,实行了网格化管理;三是拆网还湖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全省现有的755座湖泊均已实现由杆连杆到浪打浪的历史性转变,数万渔民从世代水上漂到岸上安居,我们拆围几经反复,应该是重大突破。四是以武汉大东湖等一批江湖连通、生态修复工程的上马和建成,为我省乃至全国加快湖泊保护与生态修复探索和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五是一批湖泊在绿色发展、人湖和谐上率先实践,取得突破性成果,这些好的典型使我们看到了湖北湖泊保护生态修复的前景、远景,看到了希望。

2、汇报一下省湖泊保护协会所做得主要工作。ag赌场揭秘|开户自2014年5月成立以来,围绕省委、省政府的大局,拧成一股绳,秉承服务导向、问题导向、对策导向的宗旨,网罗一大批专家、学者和志愿者,积极开展调查研究、建言献策,宣传教育、社会监督和志愿者行动等方面的工作,得到了各级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也得到了涉湖地区广大干部群众的热心帮助,形成的调研报告和科研成果,受到了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充分肯定,多次做出批示,有的已转化为党委、政府的工作部署,变成了湖泊保护和生态修复的社会行动。我们将一如既往,努力工作。一是围绕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部署和各地各级党委、政府的工作重点,深入开展调查研究,进一步搞好建言献策。二是发挥好智库的作用。我们湖泊保护协会集结了一大批热心湖泊保护与生态修复的专家、学者和实干家,通过多年的实践和科研攻关,取得了一批成果,有的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有的专家被数省市聘为技术顾问,象武大的杨国录教授、华科大的康玲教授、湖大的李兆华教授,他们都有一大批成果,可以为湖泊保护、生态修复提供技术支撑。三是当好志愿者,我们协会成员都是为了湖泊保护这个目标走到一起来的,是自觉、自愿、不计名利的。只要湖泊保护工作需要,我们当不遗余力地贡献出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3、几点建议。长江大保护是一场持久战、攻坚战,需要长期奋斗。目前我们在湖泊保护做的工作是还帐的工作,是治标的工作,我们稍一松懈可能会反弹,我们要本着对历史负责,对子孙后代负责,对我们国家负责的精神来做好这项工作,把湖泊保护纳入长江大保护的重要内容。一是继续推进退垸还湖。我省的江汉群湖,是自然规律长期作用的结果。我们敬畏湖泊就是尊重客观规律,保护湖泊就是严格遵循自然规律。要通过退垸还湖,真正做到湖泊数量一个都不能减少,面积一寸也不能萎缩,水质和生态环境的改善与保护一点也不能放松。我在三江源看了下,十万平方公里大的范围,在源头建立了很多的无人区,很多过去的狩猎者变成志愿保护者,大面积的退牧还草让它修养生息。原来我以为三江源很高的,其实那里是高原平地,那不是大江,是涓涓细流汇集而成的万里长江、黄河、澜沧江。现在那里建立了很多无人区,野驴、野秏牛开始出现。湖北的退垸还湖还要下大力气搞下,现在的四湖流域的治理已经由退湖到还湖转变了。二是切实解决好退鱼还湖渔民上岸后的生计问题。湖泊保护说到底是人湖关系、人水关系。切实解决上岸渔民的居住条件、劳动技能、经济收入、子女上学等问题。适当增加湖泊保护公益岗位,做到能安居、稳得住、小康生活能同步。人水关系处理不好,上岸渔民不能安居乐业,转产转业不解决,自然会反弹。2005年,俞正声同志还在湖北,我们在洪湖拆了37万户,省里拿了上亿元的钱,后来上岸渔民没解决好,那些人属于岸上无田、无房、无业的“三无”人员,当时每户保留20亩水面,留下了祸根,20多亩,有的搞到200多亩,后来我们拿更多的钱来处理,这方面是我们是有过教训的。渔民的问题不解决是很糟糕的,渔民过去高峰期一天能捞上千斤鱼,在岸上无田、无房、无业,小孩上学不安全,很多小孩掉在水里淹死了,很多渔民年轻轻的都有风湿病。人水关系不从根本上解决好,湖泊问题就不能根本解决。三是搞好流域治理。湖泊的问题表现在水上,根子在岸上,关键在流域,以湖论湖,已经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只有向流域扩展,推进各地产业结构的调整,产业的升级改造,控制好入湖的排污总量,解决好面源污染问题。四是加大投入。湖泊是生命的家园,江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大保护呼唤大投入。过去我们只重视江不重视湖,湖泊的项目只建几个排灌闸,湖泊的基础设施没有解决,欠帐多多,事实证明湖泊水脏则江水难清。建议在争取中央对我省加大长江大保护的投入的同时,地方财政也要加大湖泊保护和生态治理的投资力度。在全面深入推进湖长制的同时,把建立完善投入机制、资金使用管理机制、生态资金的横向补偿机制、守护湖泊生态文明长效机制等作为重要抓手。

万里长江,湖北岸线长达一千多公里,可以讲长江大保护,重点在湖北,难点在湖泊。有史以来就讲:万里长江险在荆江。我们要在习近平生态文明的思想指引下,不懈努力,实现万里长江安在荆江、美在荆江。

 
正在加载评论...